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
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
中人網 > 中人社區 > 梁傳勇的空間 > 博客
中年使命(二):如何傳承人生經驗?
2020-04-30 08:26:35
在心理學家埃里克森的理論中,繁衍的含義是非常廣的。

比如,在工作和休閑活動中保持活力、對生活懷有熱情和好奇心、積極教導和關愛他人、為社會和他人謀福利、維護公平和正義……這些都具有繁衍的性質。

繁衍的核心含義,就是我們能夠借助這些活動,突破自我的限制。否則,你就會在衰老的恐懼中陷入停滯。

繁衍的三種形式

那么,到底有哪些繁衍的形式呢?

我歸納了一下,主要有三種:

第一種繁衍的形式,是創造性的工作。

在埃里克森看來,創造就是一種特殊的繁衍形式。人家經常說,創造一個作品就跟生一個孩子一樣。

原因就在于,創造就是通過你的勞動,把某些你之外的東西帶到這個世界上來,而一旦它誕生了,它就會獨立于你存在。也因為不斷把獨立于你的新東西帶到這個世界上,創造就變成了一種突破自我限制的形式。

所以很多從事創造工作的人,不容易有停滯感。這也是為什么很多做事務工作的人,會在中年時陷入焦慮,并希望轉向創造性的工作。

第二種繁衍的形式,是傳承。

前段時間在校友會上聽阿里云的總裁王堅老師分享他的成長經歷。他說:

“我原來在學校,很年輕就被評為教授了。那時候跟我工作的老師,很多年紀都比我大二三十歲,他們給了我很多幫助。

后來離開學校,一路輾轉,加入阿里,忽然發現周圍跟我一起工作的人,都比我要年輕20歲了。這讓我很感慨。從跟比我大20歲的人工作,到忽然跟比我小20歲的人工作,我就會想,除了我自己的工作以外,我還可以做些什么?

當時別人替我做了這么多,那現在反過來,我能為他們做些什么?這深刻地影響了我對工作價值的判斷?!?/div>

年輕的時候獲得年長者的幫助,人到中年時開始幫助更年輕的人,這種傳承,廣泛地發生在工作領域。這種傳承,也意味著從年輕時的新手,向中年時的專家的轉變。

傳承這種繁衍形式,在一些傳統的“手藝人”或者“匠人”的工作中,尤為明顯。

在工業化以前,你要學一門手藝,你要先拜一個師傅。這是一個很鄭重的儀式,師傅都知道收一個徒弟的分量,不僅是要負責他們的職業生涯,也要成為他們的人生導師。

師徒既是一種工作關系,也是一種包含情感的家人關系。

他們繁衍的形式也很像,只不過聯結師徒關系的,從血緣變成了手藝的傳承。不像現在,工作中的關系變成了純粹的利益關系,連研究生都把自己的導師叫老板了。

工作中的繁衍,就被這種生硬的社會分工給切斷了。

傳承這種繁衍形式,包括兩個方面的含義:一種是技術上的,一種是關系上的。這兩種傳承都包含了某種形式的自我超越,因此都有繁衍的含義。

為什么這么說呢?我們先來說技術上的傳承。

我們都讀過很多武俠小說,在武俠小說里,師父如果悟到了什么武功絕學,是一定要想辦法傳給弟子的。如果這種武功失傳了,師父就會留下遺憾,觀眾也會跟著電影的主角一聲嘆息。

他們在嘆息什么呢?

他們嘆息的是,無論是何種形式的技術、武功、管理經驗,都有超越個人的存在價值。它不該隨著你的老去而消失。

即使這些經驗是你總結的,或者是你在工作中摸索出來的,它們在本質上還是不屬于你一個人的,而是屬于全人類的。你只是它們的保管人。

越是重要的技術或者經驗,你越有傳承的責任。如果你接受了這樣的責任,那你就通過傳承超越了自我。

家庭治療大師Haley去世的時候,米紐慶曾經給為他寫過訃文,里面有一句話:

我們用一輩子積累而來的知識,已經普遍地影響了下一代的咨詢師,他們不一定記得我們的名字,但那已經一點也不重要了。

這句話是這種傳承最好的說明。


那如果我拒絕傳承會怎么樣呢?畢竟,這是我好不容易學到或者發明的東西,憑什么要教給這些年輕人,讓他們占便宜呢?不是說教會徒弟,餓死師父嗎?

如果這樣,那他就不會有繁衍的感覺,就很可能陷入停滯的恐慌。

當然傳承不僅是技術上的,還有關系上的,就是那些有經驗的老人,愿意輔佐年輕人,幫助他們成長,成為他們的榜樣和領路人。

這是一種帶著敬意的擔子,它需要你的付出,而你也是在這種付出中,超越了自我。

米紐慶去世的時候,我的老師曾經寫過一篇紀念文章,叫《最后的吉他》。

里面講到,米紐慶八十多歲那年,老師請他去北京講學,那時候米紐慶就跟她說:

“你知道著名的吉他手Segovia嗎?我和他一樣,給我一把吉他,我就會在臺上奏出音樂,但是走下臺來,我只是一個老頭兒。你現在要靠你自己了,你不想為自己的民族做些事嗎?你不愿意在自己的地方發展嗎?”

老師當時熱淚盈眶,不停地說:“不要不要,我不要你的吉他?!?/div>

我理解她當時說不要,一是因為她不愿意承認米紐慶的老去。二是因為她知道這個吉他背后的責任。

我老師年輕的時候是一個特別灑脫、不愿意受拘束的人,根本不想承擔這樣的責任??墒?,她說:“我也不知不覺就接過了他的吉他?!?/div>

這幾年她一直在香港和內地兩地飛,教導一些年輕的咨詢師。每次在她的課堂里,我都會感覺到,她是那么真誠地想把她會的東西交給我們。

她自己是個老太太了,可是她的工作量都很驚人,上課、督導、見個案,幾乎每次都是從早到晚,馬不停蹄。這讓我們既佩服又擔心。

有一次,說起某個著名咨詢師在授課的途中去世,她還跟我們開玩笑說:“我也在想啊,我都這么老了,萬一哪天我也在這里出事了,你們知道怎么把我弄回去嗎?”

從她身上,我看到一種傳承的責任。

一方面,傳承其實是很辛苦的,另一方面,她能這么豁達地面對衰老這件事,跟她承擔起了這種傳承的責任是有關的。這種突破自我中心以后帶來的豁達的人生境界,就是繁衍帶來的回報。

第三種繁衍的形式,是回報社會的使命感。

無論是家庭的繁衍,還是工作中的傳承,一般都會限定在和我們自己親近的人中間。比如孩子、學生、下屬。但是使命感是傳承的深化和擴展,它會把這種繁衍,擴展到我們不認識的人身上。

因為我的老師經常講米紐慶的故事,我還是以他為例來說明這種使命感是怎么樣的。

你知道,心理咨詢總體來說是一個為中產階級服務的行業,畢竟咨詢費也不便宜。但是米紐慶很不同。他是心理學家里少數為窮人工作的人。

當年他帶著老師去紐約的窮人區做咨詢,我老師經常遲到。她一遲到,米紐慶就不讓她過來了。因為這些窮人區經常有搶劫案發生,米紐慶擔心她一個人會有危險。

米紐慶就是在這么危險的城市貧民窟工作。

他為當地的社區培養了很多為窮人工作的咨詢師,有時候還會自己出錢幫窮人打官司。晚年的時候,他還以1美元的年薪為紐約的醫療系統改革奔走。

每次聽到這種故事,我都會很感慨,很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像他這樣的人。相信你也有類似的想法。

人是有很多限制的,會老去,會死亡,可是,當我們突破了這種自我中心,發展出廣泛的繁衍感以后,當我們真正學著關心他人的時候,我們就突破了這種與生俱來的限制,擁有了一種超越衰老和死亡的豁達。

繁衍是一種互惠

聽起來繁衍好像是單向的給予,其實不對,繁衍也是一種互惠。

年輕人在尋找身份認同的階段,需要一個榜樣和領路人,而老年人在面對衰老的時候,也需要一個指導對象幫助他發展繁衍感。

年輕人和老年人相互需要,這是人類發展出來的,突破自我限制,傳承文明的特殊形式。

黑塞的小說《盧迪老師》里講了一個故事,兩個生活在圣經時代的著名的醫療者——年輕的約瑟夫和年長的戴恩,他們以不同的方式幫助人們重獲心靈的平靜。

兩位治療者從來沒有見過面,但是他們作為競爭者工作了很多年。直到年輕的約瑟夫心靈開始煩惱,墜入了黑暗的絕望,他發現,用自己的方式沒辦法治愈自己,于是去南方尋找戴恩的幫助。

在朝圣的路上,他遇到了一個年老的旅者,就是戴恩。他毫不猶豫地邀請年輕的、陷入絕望的競爭者到自己家里,在那里一起工作了很多年。約瑟夫從戴恩的仆人,變成了學生,最后又變成了同事。

多年以后,戴恩病重,就要死了。他把約瑟夫叫到床前,告訴他,其實,跟約瑟夫的相遇對他自己也是一個奇跡,因為他當時也陷入了絕望之中,感到空虛和心靈的死亡,他同樣也無法幫助自己。

在綠洲相遇的那一晚,他正去北方尋找一個叫作約瑟夫的偉大醫者,也就是他。

所以你看,年長者關心年輕人,也不僅僅是在付出。

年輕人通過被培養、照顧、教導獲得了幫助。而年長的醫治者,則通過從追隨者那里獲得子女般的愛、尊重和安慰,而獲得幫助。

年輕人和年長者,在相互醫治中,幫助彼此完成了人生發展的課題。這真是一種巧妙的安排。

轉自:陳海賢老師得到課程《自我發展心理學》。